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3

異地生活的打包哲學

圖片

「大家都說,一直要到你把放在父母家儲藏室的最後一箱東西搬出來,你才算是真的長大成人。如果真是如此,那麼我相信當我放在父母家的紙箱不斷發霉褪色的同時,我會永遠稚嫩青春、長生不老、無憂無慮,就像《格雷的畫像》(The Picture of Dorian Gray)裡的多瑞安•格雷一樣。」

——《掛在地圖上的狂想者》肯恩.詹寧斯Ken Jennings

 

大學時有好幾個從其他城市北上讀書的同學,在學校附近合租公寓,上下課一起、吃飯一起、週末放假也一起。打開冰箱,有的食物寫上各自的名字,有的則一起分享;客廳大門旁的小佈告欄上註明今天值日生是誰,還有一些生活規章。有一次,幾個同學一起去超市買菜在宿舍煮火鍋,吃完要離開時,我這外人忽然有點蠻羨慕他們因相處時間多,而培養出的感情。不過後來我知道那只是一時的氣氛,如果能有其他選擇,我應該還是不會選擇這麼做。

不過,這次去香港工作由不得我,公司安排的住處都是三人一間。香港樓價是有名的跨張,光是租樓,港島地鐵周圍附近的小套房一個月隨隨便便就可以用去三、四萬台幣,如果選擇與人分租,或許能控制在三萬台幣以下。還好公司的外派條件裡已經包含住宿、生活津貼與機票,總體薪水雖不比local hire的聘雇方式高,但local hire不論住處、生活費都得自理又沒機票福利,計算機怎麼按就是划不來,所以我人生第一次進入有室友的生活。

這一趟至少待兩年,想了許久要帶些什麼家當過去。想起自己除了旅行,完全沒有離家生活的經驗,每次旅行最多都是一只登機箱搞定,關於長時間離家要帶些什麼,還真沒什麼概念。由於公司在第一趟赴港到職和最後一趟離職回台,會負責免費運送大件行李,因此除了衣物鞋子電腦,也打量著要帶些什麼書。出來之前收集不少香港相關人文、文學、藝術書是必備,聖經與詩歌也是,其他則帶上了幾本預期會忽然想讀的書,包括村上春樹的一些非小說雜文集、安東尼波登的《半生不熟》、與地圖控一定要讀的《掛在地圖上的狂想者》。大箱子太重不易搬動,所以放些衣服鞋子,小箱則放些較重的保養品、書、電源線。最後整理出一大箱+兩小箱準備送上托運,至於起飛當天仍然只帶著我的登機箱上機。

到港當天和HR同事約在太古站接著帶我前往住處,托運的行李基本上一個工作天即到,果然在計算精準之下一進房門就看到一大箱兩小箱躺在地上。HR同事要我確認還有沒有別的行李沒到,我說沒了,他說你東西很少啊!一陣寒暄之後進房拆行李,衣服一一拿出來掛好,書擺好,保養品看來需要一些收納盒,改天去買。等一切就緒,坐在大約1.2坪的房間裡,發覺要在一地生活大概這些東西差不多也就夠了(或許還能更少),而那些被我暫放置在台灣的物品,就當是青春的證據吧。

Advertisemen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