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3

黃色橡皮鴨

很盡責的大鴨鴨

很盡責的大鴨鴨

最近全香港都在瘋這隻黃色的大橡皮鴨。

牠是由荷蘭藝術家Florentijn Hofman創作的巨型公共藝術,來香港的這隻身高達16.5米,目前正停在尖沙咀海港城前面的維港。之前看牠到過其他幾個城市,說老實的,對鴨鴨來說,海港城前這塊小角落絕對不是牠在香港最棒的落腳處,有點像是被養起來的寵物,只好乖乖的給大家看,一點也不自由。

這幾天鴨鴨漏氣了,垂頭喪氣的正在接受維修。大家說牠累了。說起來,香港真是一個容易讓人疲累的地方嗎?來這裡快兩個月,前幾天短暫休假回台灣,和朋友約十二點碰面,十一點五十分時我在捷運上傳了訊息給朋友,說快到了,朋友慌張地說他才正準備出門,以前我跟他約十二點,通常表示是約十二點半的意思,他沒想到我才過個水回來,整個人發條變緊了。

腳步快、人多、吵雜是典型的香港印象。前陣子有不少人寫文評論台灣的「過慢」與「缺乏競爭力」,人才外流在台灣雖是個需要檢討的議題,但等自己來到「過快」與「高度競爭力」的香港後,我看見在這看似自由之地生活的人們,所能擁有的選擇權是如此的少,街上的商店重複、超市的菜色重複、茶餐廳眼花繚亂的大小菜單,看仔細了只不過是幾種基本食材的重組。這個土地不停在流失的東西,有人惋惜有人回憶,卻無力改變。

不過無力改變不代表就要放棄試著去改變。最近認識一群在香港從事社會運動的年輕人,他們所做的,正是試著盡量讓這個地方保留住一些實質的多樣化,以後會找機會介紹他們。其實在台灣也熟悉不少這樣的身影,而我看著這群香港年輕人,特別有一種微小與單薄,就像站在尖沙咀iSquare那一張門票150港幣的IMX巨幅電影螢幕前面,影子都擋不了視線。

香港讓人累嗎?搭地鐵到金鐘站走不用三分鐘就可以爬山,或搭30分鐘巴士到西貢吹海風,幸好還好有這些因小而近之地、不放棄嘗試之人,成為每個人迷你到不能迷你的樓裡,一扇可以呼吸的窗。

Advertisements
Tagged , , ,

萬能黃檸檬

鳳梨杯裝檸檬水

鳳梨杯裝檸檬水

在台灣,比起綠檸檬,買到黃檸檬的機率較低,這是因為綠檸檬其實是台灣的特產。曾看過一篇報導,因為台灣天候與土壤因素,讓台灣的檸檬無法轉為黃色。如果把台灣一年的檸檬產量丟進全球的黃檸檬堆裡,恐怕會看不到半點綠色,全球檸檬年產量約有二千多萬噸,而台灣綠檸檬只有近二萬噸,比率佔不到0.01%。

所以在台灣買到的黃檸檬可都是進口貨,價格也高。來到香港從沒看過綠檸檬,都是黃檸檬的天下。其實我偏愛黃檸檬多些,不僅特殊香氣,泡水或茶都是最佳配角。明亮的顏色看了心情好,就算外食又得排隊,一坐到桌前點上一杯凍檸茶或凍檸水,不耐感全消。逛超市時,除了大把蔬菜,偶爾也會帶上兩三顆黃檸檬,外面一杯13-18港幣不等,自己買回家切片更是可以泡上好幾杯。

檸檬皮也很好用,除了能入菜,還是最天然的去污劑,網路上有教人把檸檬皮煮15分鐘,皮撈起後,水可以去廚房油污,比威猛先生還威猛。

母親節不妨煮一大鍋送給媽媽用吧!哈。
(這到底是想要媽媽做多少家事……)

在香港上英語課

從金鐘上完課回家的路上,可以看到貝聿銘的中銀大廈

上次講到打算去報名粵語課,不過最近一期七月才開課,閒著也是閒著(其實一點也不閒,加班狀況挺嚴重,但就算加班事情還是做不完,不如分些時間去上課),決定先去上英語課。

在香港工作這一個月,特別對語言使用這件事有感觸。我最初觀察到本地舉辦的講座或workshop,都會清楚標明該場使用粵語、普通話還是英語,光從這點就能得知一個地方國際化程度。在這裡也很容易遇到國際性的合作,不論是機構、展覽單位、設計師、藝術家、作者、媒體,有不少需要和外語人士溝通的機會。至於和本地人的溝通,以我的工作而言,面對面時最常使用粵語,再來才是普通話(不過當然,大家對我只能說普通話,因為我唔係聽唔係講);寫信時使用英語的機率高,原因除了英語教育在香港本就普及之外,中文打字這件事對蠻多香港人來說很陌生,我有同事甚至完全不會中打,只好叫出螢幕上的內建手寫板,然後用滑鼠一筆一筆的寫字(是的,你沒聽錯),打完一封mail有時候耗費的時間甚至可達半小時起跳。也有幾個同事使用「九方輸入法」,這種輸入法只需使用鍵盤上的數字鍵(或另外接一個類似計算機的數字鍵盤),由於香港手機很多使用這種輸入法,因此不擅長電腦中打的人,就會直接沿用這套系統。我對「九方輸入法」十分好奇且感興趣,只需要一隻手在數字鍵盤上按一按就能打出中文字來,有機會很想來研究一下。

我曾問過幾個香港同事從什麼時候開始接觸英語,大部份從幼稚園就開始,大學之後更是全英語授課。相信不少與我同屬台灣六年級生的一代人,若非從小家裡特別意識到要培養英語能力,通常都得到國中才會接觸,也因為沒有非使用英語不可的迫切性環境,對英語學習總處於有一搭沒一搭的狀態。來香港前,我在工作上已逐漸意識到「外語能力貧乏」的危機,英聽雖然還行,但只要開口說總是一句話卡了半句在喉嚨,後來去報了英文課程,然而突如其來的外派計劃讓我得把課程暫時停止,只好放著已繳了錢的課程無法上,來到香港一兩週就決定重新尋找英語補習班。

最初從網路上找到一對一的英語外籍教師(www.englishlessonhk.com),雖然看來挺不錯,但一堂課要收到兩千多台幣!實在超出預算太多,我很務實於是另尋目標,後來找到位於金鐘站的英國文化協會(www.britishcouncil.org/zh/hongkong-education.htm),他們有許多針對不同需求的英文課程,例如孩童、學生、考試、成人⋯⋯,收費與排課方式也相對彈性,可以選擇每週一堂三小時,或每週兩堂各1.5小時,我打算集中上課時間,因為時間若太分散,反而容易因為突如其來的加班而曠課,所以選了一堂三小時的課程。決定好之後,就捧著辛苦賺來的錢去報名了。

上週是第一堂課,老師是個1996年就開始在香港教英語的英國人,班上一共二十多個學生。不得不說這裡的課前分班測驗挺精準,班上同學大多屬於聽比說好的狀態,當然也有幾個口語不錯的同學,但蠻多人的問題與我相同,就是單字量不足。不過因為程度相近,說起來就不感覺害怕,有時候自己還能幫上別人,或是不懂的部分正好有人懂。學生組成大多是本地港人,在職人士居多,不只可以學語言,也能多認識一些香港人,是額外的收獲。上課方式除了課本,老師安排不少互動口說的遊戲,老實說我以前最討厭這種東西,學就學為什麼要變成遊戲或角色扮演啊,好幼稚!但我現在一點也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妥,因為語言就是一個你若不想盡辦法去使用,就很難有累積的現實玩意,所以不管是轉換成遊戲也好、演戲也罷,都只是讓語言盡量的成為習慣的方式,畢竟那不是我們從小就會的東西。果然是年紀不同了,看事情的角度也不同了啊!是啊,我同組的同學有個18歲的年輕妹妹,我真的不年輕了⋯⋯

這篇寫給自覺深陷英語學習苦海的大家,如同我朋友給我的鼓勵:投資自己,永遠是最值得的事!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