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立自強學粵語

香港潮語之"hea"

在還沒正式開始上粵語課之前,得先自立自強創造粵語環境,以下是幾個我學粵語的來源。

1. 廣播電台:
我很喜歡rthk香港電台,幾乎什麼類型的節目都可以找到,還有過往節目可以聽。我最常聽的是《你的十八區》這個節目,不僅可以練粵語聽力,還可以順便瞭解香港各區特色和好玩的地方,雖然得多聽幾次才能聽懂一半吧……

2. 看港劇、新聞:
明珠台、J2、翡翠台,下班回家如果沒太累,會開個港劇或新聞看,雖然港劇很多都拍的蠻粗糙,搭景或拍攝現場很多細節都沒在修的,而且很喜歡在劇裡面安排暴牙角色,但基本上只要能練習粵語,劇情和細節倒是其次了。

3. 粵語學習網
這個網站是無意間找到的,如獲至寶。不僅有各種狀況的應急對話用語發音,也有完整主題的粵語學習課程視頻可以看。

4. 粵語教學書:
從台灣帶了一本附MP3的粵語教學書,但老實說沒認真讀過與聽過幾次,上班時間無法讀,下班回家後大多也在用電腦,所以假如你本身是電腦重度用者,也許第1與第3項的方法會比較實用。不過有一套很夯的《香港潮語學習卡》(上圖),專介紹粵語流行用語,配圖一起服用,學習效快又有效。

以上四種方式提供給也想學粵語的人(舌頭還在打結中@@)

Advertisements
Tagged ,

活生生的港劇

每天下班都和翡翠台/明珠台做好朋友

開始上班三個星期了。

最近開始感受到語言的壓力。公司裡外派的台籍同事佔少數,台港比例大約是 1:10。平常內部開會時,港籍同事會配合我們用普通話,但當有外部訪客洽談合作時,一桌子香港人很容易就開啟粵語模式,若只有我一個台灣人時,我就成了近距離看港劇的觀眾,彷彿這場會議與我無干。

這種不是故意但就是會發生的被冷落狀況,我和另一個已經到香港工作半年的台灣朋友也聊過,發現彼此遇到的情況很類似。當然,如果會議是由自己主導,不用特別開口要求說什麼語言,因為我也只能說普通話,但若自己不是會議發起人,與會者又大多數是香港人時,總不好意思請大家配合,就帥氣的跟大家說沒關係,當練習粵語聽力吧!不過正式會議老實說不是練習聽力的好時機,很多關鍵討論如果miss掉了,事後要問都不知道從何問起。尤其當整桌人進行熱烈討論時,在一旁除了努力拼湊大家的對話之外,只能陪笑,怎麼說都很不稱頭。

其實以前多多少少有聽粵語歌或看港劇,加上粵語和台語國語有不少互通的部分,嚴格說起來粵語聽力目前大約是三成,如果知道談話主題的話,有方向可以做語意聯想,則可以提升到五成,但碰上一般的閒扯聊天,則下降到一成。至於「說」,就更不用說了!最近同在香港的同事轉給我一部解釋粵語根源的短片《舌尖上的粵語》就提到,普通話的音調組合共有3,276種,但粵語卻高達10,620種!

這也難怪粵語這麼不好學!

但這樣下去總不是辦法,雖然同事安慰我待個半年以上口語雖然不敢說能到什麼程度,但聽力一定會進步。只是以我想要什麼非得馬上達成(或得到)的個性,半年實在太慢了。最近回家要自己盡量和明珠台、翡翠台的港劇做好朋友,工作場合上可不想繼續當個看港劇的局外人。於是我開始搜尋粵語學習課程。總算找到香港中文大學每兩個月就會招開粵語課程(http://www.cuhk.edu.hk/clc/e_ssp.htm#8),共分為兩階段,每階段課程為期兩個月時數40小時,費用是3,150港幣+200港幣報名費(約13,400台幣),換算下來每小時335元台幣,其實很划算。只不過初階粵語課的上課地點在那遙遠的沙田香港中文大學,從港島過去得花上四五十分鐘的地鐵車程,要不然搭公車也能到,但香港公車對目前的我來說是另一個黑洞,暫時還沒有勇氣挑戰它。

決定報考七月的課程,看來我的粵語求學之路真是路迢迢啊!

Tagged , , ,

異地生活的打包哲學

圖片

「大家都說,一直要到你把放在父母家儲藏室的最後一箱東西搬出來,你才算是真的長大成人。如果真是如此,那麼我相信當我放在父母家的紙箱不斷發霉褪色的同時,我會永遠稚嫩青春、長生不老、無憂無慮,就像《格雷的畫像》(The Picture of Dorian Gray)裡的多瑞安•格雷一樣。」

——《掛在地圖上的狂想者》肯恩.詹寧斯Ken Jennings

 

大學時有好幾個從其他城市北上讀書的同學,在學校附近合租公寓,上下課一起、吃飯一起、週末放假也一起。打開冰箱,有的食物寫上各自的名字,有的則一起分享;客廳大門旁的小佈告欄上註明今天值日生是誰,還有一些生活規章。有一次,幾個同學一起去超市買菜在宿舍煮火鍋,吃完要離開時,我這外人忽然有點蠻羨慕他們因相處時間多,而培養出的感情。不過後來我知道那只是一時的氣氛,如果能有其他選擇,我應該還是不會選擇這麼做。

不過,這次去香港工作由不得我,公司安排的住處都是三人一間。香港樓價是有名的跨張,光是租樓,港島地鐵周圍附近的小套房一個月隨隨便便就可以用去三、四萬台幣,如果選擇與人分租,或許能控制在三萬台幣以下。還好公司的外派條件裡已經包含住宿、生活津貼與機票,總體薪水雖不比local hire的聘雇方式高,但local hire不論住處、生活費都得自理又沒機票福利,計算機怎麼按就是划不來,所以我人生第一次進入有室友的生活。

這一趟至少待兩年,想了許久要帶些什麼家當過去。想起自己除了旅行,完全沒有離家生活的經驗,每次旅行最多都是一只登機箱搞定,關於長時間離家要帶些什麼,還真沒什麼概念。由於公司在第一趟赴港到職和最後一趟離職回台,會負責免費運送大件行李,因此除了衣物鞋子電腦,也打量著要帶些什麼書。出來之前收集不少香港相關人文、文學、藝術書是必備,聖經與詩歌也是,其他則帶上了幾本預期會忽然想讀的書,包括村上春樹的一些非小說雜文集、安東尼波登的《半生不熟》、與地圖控一定要讀的《掛在地圖上的狂想者》。大箱子太重不易搬動,所以放些衣服鞋子,小箱則放些較重的保養品、書、電源線。最後整理出一大箱+兩小箱準備送上托運,至於起飛當天仍然只帶著我的登機箱上機。

到港當天和HR同事約在太古站接著帶我前往住處,托運的行李基本上一個工作天即到,果然在計算精準之下一進房門就看到一大箱兩小箱躺在地上。HR同事要我確認還有沒有別的行李沒到,我說沒了,他說你東西很少啊!一陣寒暄之後進房拆行李,衣服一一拿出來掛好,書擺好,保養品看來需要一些收納盒,改天去買。等一切就緒,坐在大約1.2坪的房間裡,發覺要在一地生活大概這些東西差不多也就夠了(或許還能更少),而那些被我暫放置在台灣的物品,就當是青春的證據吧。

加拿大還是香港,請選擇

"Neptoon Records" (vancouver.ca)(via Mark Faviell Photos on flickr)

“Neptoon Records” (vancouver.ca)
(via Mark Faviell Photos on flickr)

第一次知道「打工度假」這件事,是在2004年紐約一間hostel。在滿是年輕氣味的交誼廳裡遇到同樣來自台灣的大男孩,他在暑假前往美國,一待兩個月,四處打工也四處玩。他很簡單,且看起來有我想要的自由。

其實旅行對當年twenty something 的我來說也很簡單。21歲起,每當想旅行時可以甘願切換成省吃儉用、密集存錢模式,唱片行的工作並非朝九晚五上班族,只需提早排班調假,錢準備夠了就隨時出發。除了有些存旅費的壓力,可以說沒什麼門檻存在。

28歲之後的四年,大部分的心力與時間全擺進工作裡,等回神才發現所有可以打工度假的機會早在30歲那年說再見了。原本覺得算了反正也沒差,直到有天閒聊中朋友說快把握最後機會吧!加拿大開放到35歲喔。突然被按開了一個開關,久遠以前紐約那個大男孩的臉也跑出來提醒我好像有件事還沒完成,我向來的優點是只要決定了手腳一點不馬虎,於是速速研究申請表格、時間與費用,甚至打工地點都鎖定了,是啊,能「重回唱片行工作」這幾個字光聽豈不興奮嗎?

那「要不要來香港工作?」這幾個字聽起來又如何呢?

前公司主管去年外派到香港開疆闢土,就在我沉醉一定要趕在35歲之前去一趟加拿大的美夢時,這問句幾乎是無時差的同步丟了過來。曾兩次旅行香港,雖然我喜歡城市生活,但到了密度極高的香港還是被打敗,應該是第三天就想回台灣了吧!還好後來搭船到周潤發發哥的故鄉南丫島,海與沙灘解救了我。還有那個沒配蔬菜的燒臘飯是有點過分吧,以及滿街像是闖關失敗無限循環的周大福周生生周大福周生生又是怎麼回事?

我站在33歲的邊界搖搖擺擺,若要說屬性,同樣都是海外工作不是嗎,但此時我怎麼猶豫了?猶豫是因為我明白這將是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路線,一個是左腦一個是右腦。

當機會來到你面前,加拿大還是香港,你選擇哪個?

Tagged , , ,

theme song

送給這新的blog一首歌 : )

Tagged

2013,我往哪裡去?

Image

一九五八.尖沙咀漢口道景星戲院(即今豐澤所在),來源www.facebook.com/ohkphoto

不曉得有多少人曾想過到海外工作或唸書、或生活?

大學時念的是法文,到了大二時便可選擇是否前往法國一年當交換生,當時對法文正處於提不太起勁的階段,另一方面出國需要準備一筆生活費,兩者相加後自然就沒想過這個選項了。但若說完全不想出去,倒也不盡然,只是希望出國這件事單純玩樂就好,不想揹著太多包袱與壓力(或債務),果然等休了學後,便順理成章以觀光客身分到法國,與正在交換生的同學相見歡。

自國小就認識的Pretender,應該是我人生中認識第一個出國唸書的朋友,畢業後繼續在荷蘭定居與工作,一待就是二十個年頭。踏入社會後,離開台灣往中國發展的更是大宗;接著也開始聽聞有人趕在三十歲門檻背起背包去澳洲、美國、日本打工度假;更別說近幾年面試職場新人時,交來的履歷動不動就是留英或留美,彷彿基本配備一樣。以上這些事,若對五年前的我是起不了影響,但對於年過三十又一直安逸生活在天龍國現在的我,開始起了一些威脅。

該怎麼說呢?每次看到大陸尋奇或日本鐵道中途下車這類節目,介紹到某個小村小莊,那與世無爭的街道,與可能終生沒步出大山大湖之外的人們,在讚嘆美景之餘並認可那是某種美好生活型態的想望,但換個角度對某些身處其中的人而言,那也可能是因為沒有選擇的選擇。

若在有選擇的狀況下,留下不走的理由又是什麼?

雖不是說非得出國幹嘛才是正途,但對「起了一些威脅」這件事進行自我分析後,釐出因為沒能在年輕時出國念書,焦慮徒有多年經驗但競爭力究竟是夠還是不夠,留下來是可以擁有一塊領地,也可以別想這麼多就一直留下來。但直到有一天自己問自己這樣真的好嗎?

於是選擇來了,即將是香港。
決定去與習慣對抗。決定對抗習慣的生活、環境、語言,食物與街道。
也包括每隔多久就想見上一面的人。

 

Tagg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