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外派

活生生的港劇

每天下班都和翡翠台/明珠台做好朋友

開始上班三個星期了。

最近開始感受到語言的壓力。公司裡外派的台籍同事佔少數,台港比例大約是 1:10。平常內部開會時,港籍同事會配合我們用普通話,但當有外部訪客洽談合作時,一桌子香港人很容易就開啟粵語模式,若只有我一個台灣人時,我就成了近距離看港劇的觀眾,彷彿這場會議與我無干。

這種不是故意但就是會發生的被冷落狀況,我和另一個已經到香港工作半年的台灣朋友也聊過,發現彼此遇到的情況很類似。當然,如果會議是由自己主導,不用特別開口要求說什麼語言,因為我也只能說普通話,但若自己不是會議發起人,與會者又大多數是香港人時,總不好意思請大家配合,就帥氣的跟大家說沒關係,當練習粵語聽力吧!不過正式會議老實說不是練習聽力的好時機,很多關鍵討論如果miss掉了,事後要問都不知道從何問起。尤其當整桌人進行熱烈討論時,在一旁除了努力拼湊大家的對話之外,只能陪笑,怎麼說都很不稱頭。

其實以前多多少少有聽粵語歌或看港劇,加上粵語和台語國語有不少互通的部分,嚴格說起來粵語聽力目前大約是三成,如果知道談話主題的話,有方向可以做語意聯想,則可以提升到五成,但碰上一般的閒扯聊天,則下降到一成。至於「說」,就更不用說了!最近同在香港的同事轉給我一部解釋粵語根源的短片《舌尖上的粵語》就提到,普通話的音調組合共有3,276種,但粵語卻高達10,620種!

這也難怪粵語這麼不好學!

但這樣下去總不是辦法,雖然同事安慰我待個半年以上口語雖然不敢說能到什麼程度,但聽力一定會進步。只是以我想要什麼非得馬上達成(或得到)的個性,半年實在太慢了。最近回家要自己盡量和明珠台、翡翠台的港劇做好朋友,工作場合上可不想繼續當個看港劇的局外人。於是我開始搜尋粵語學習課程。總算找到香港中文大學每兩個月就會招開粵語課程(http://www.cuhk.edu.hk/clc/e_ssp.htm#8),共分為兩階段,每階段課程為期兩個月時數40小時,費用是3,150港幣+200港幣報名費(約13,400台幣),換算下來每小時335元台幣,其實很划算。只不過初階粵語課的上課地點在那遙遠的沙田香港中文大學,從港島過去得花上四五十分鐘的地鐵車程,要不然搭公車也能到,但香港公車對目前的我來說是另一個黑洞,暫時還沒有勇氣挑戰它。

決定報考七月的課程,看來我的粵語求學之路真是路迢迢啊!

Advertisements
Tagged , , ,

加拿大還是香港,請選擇

"Neptoon Records" (vancouver.ca)(via Mark Faviell Photos on flickr)

“Neptoon Records” (vancouver.ca)
(via Mark Faviell Photos on flickr)

第一次知道「打工度假」這件事,是在2004年紐約一間hostel。在滿是年輕氣味的交誼廳裡遇到同樣來自台灣的大男孩,他在暑假前往美國,一待兩個月,四處打工也四處玩。他很簡單,且看起來有我想要的自由。

其實旅行對當年twenty something 的我來說也很簡單。21歲起,每當想旅行時可以甘願切換成省吃儉用、密集存錢模式,唱片行的工作並非朝九晚五上班族,只需提早排班調假,錢準備夠了就隨時出發。除了有些存旅費的壓力,可以說沒什麼門檻存在。

28歲之後的四年,大部分的心力與時間全擺進工作裡,等回神才發現所有可以打工度假的機會早在30歲那年說再見了。原本覺得算了反正也沒差,直到有天閒聊中朋友說快把握最後機會吧!加拿大開放到35歲喔。突然被按開了一個開關,久遠以前紐約那個大男孩的臉也跑出來提醒我好像有件事還沒完成,我向來的優點是只要決定了手腳一點不馬虎,於是速速研究申請表格、時間與費用,甚至打工地點都鎖定了,是啊,能「重回唱片行工作」這幾個字光聽豈不興奮嗎?

那「要不要來香港工作?」這幾個字聽起來又如何呢?

前公司主管去年外派到香港開疆闢土,就在我沉醉一定要趕在35歲之前去一趟加拿大的美夢時,這問句幾乎是無時差的同步丟了過來。曾兩次旅行香港,雖然我喜歡城市生活,但到了密度極高的香港還是被打敗,應該是第三天就想回台灣了吧!還好後來搭船到周潤發發哥的故鄉南丫島,海與沙灘解救了我。還有那個沒配蔬菜的燒臘飯是有點過分吧,以及滿街像是闖關失敗無限循環的周大福周生生周大福周生生又是怎麼回事?

我站在33歲的邊界搖搖擺擺,若要說屬性,同樣都是海外工作不是嗎,但此時我怎麼猶豫了?猶豫是因為我明白這將是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路線,一個是左腦一個是右腦。

當機會來到你面前,加拿大還是香港,你選擇哪個?

Tagged , , ,
Advertisemen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