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香港

有錢人都用長皮夾?

我的第一個長夾

一向習慣用短夾,主要是為了方便攜帶。直到有次為了找手機套,不想用布製,總覺得有點孩子氣,路邊攤與手機行裡千篇一律的樣式看了好無聊,最後竟在銅鑼灣耀華街一間服飾店,找到一只完美的綠色薄長夾:正面繡上典雅的花朵,邊角與釦帶修成細緻的圓弧。即使尺寸比我的手機多出一些,但仍買下,雖然不是拿來放錢,但這成了我的第一個長夾。

前陣子有本暢銷書叫《為什麼有錢人都用長皮夾》,裡面提到的概念主要是:若一個人使用精挑細選過的好配件/物品,善待自己的物品,可能足以間接影響個人的財務觀與帶來新的機會!這論點很接近以前課本讀過有個懶惰的人,因為一朵美麗的花,帶回家竟讓他開始打掃環境,最後成為一個愛整潔的人。雖然聽起來有點戲劇性,但我不否認這樣的說法,人有時候確實需要一些外在的美好引誘內在的良善。

繼續說回來長夾。買了這個綠長夾,由於用得順手,於是開始對長夾產生好感,倒也不是為了如書中所說「讓錢在皮夾中舒暢伸展吧!(而不是被折成皺巴巴)」,而是我的短夾有個放零錢的設計,就算已經戒掉擺放過多張卡(包含各種集點卡)的習慣,但因包型限制,還是容易被撐胖。這其實也和使用習慣有關,就算換成長夾,若仍擺一堆東西進去還是有被撐胖的危機,但總之,決定只要一物色到好長夾,隨時準備皮夾搬家。

傍晚,一如往常去無印良品散步「假想自己不在香港」(而是在日本,這是我個人認為無印良品開設在這座城市的療效之一),原本打算買一片年輪蛋糕就結束這天,行經櫃檯附近,看到放在壓克力箱裡的幾件皮製品:零錢包、鑰匙包、短夾,也有長夾。長夾分兩款,一款是拉鏈、包身較厚,有紅色、黑色與原色三種選擇;另一款是金屬扣,三個夾層如同手風琴縫合,其中一層有拉鏈,皮面紋路較深,只有黑色。我喜歡金屬扣多於拉鏈,內裏是麂皮面,質感很好,港幣450元,價格比上次自己去皮革工作室DIY的護照套還便宜。打從親自上過皮革課後,選購皮革製品越來越挑剔,簡單的不如自己做,難度高的得看做工,而這款,倒是物超所值。

我有了第二個長皮夾,能不能變有錢我不知道,反正這世界有很多是有錢無法買的,也就不計較這麼多了。

長夾

長夾內

wpid-wp-1404227580453.jpeg

Advertisements
Tagged , , , ,

公眾假期的早餐

image

今天起連續四天,是香港復活節的公眾假期。在這放了幾個台灣不放的假,特別是宗教節日,不論中西信仰各有放假名目,對「打工仔」都算好事。

樓下超市整修一段時間,昨天終於重新開幕。其實也只是換換天花牆面、燈光氣氛做些調整,貨架雖沒更換,卻也感覺煥然一新。這裡改裝方式也有效率,空間分成兩半,那半裝修時,貨品都移到這半,反之亦然。在香港裝修頻繁,大家也對「不封館也能裝修」的概念習以為常見怪不怪,就算是裝修難免的工程噪音。畢竟是以大型商場為主的百貨模式,寸土寸金,誰有空跟你咬牙封館再隆重開幕。

附近住戶都久等了,昨晚人特別多。買了兩瓶維記鮮奶、一包芝士、小包裝全麥多士。想買的菜都沒了,去得太晚。

試圖炒出如同華星冰室的香滑炒蛋,可惜失敗了,但還行。配上一點Hediard蜜桃果醬,這就是今天的早餐。

++歡迎加入我的新facebook fanpqge:Possibilities 種種可能 http://www.facebook.com/iesssss

Tagged , ,

餐單學粵語

圖片

今天公司內部的粵語課,用了附近的燒臘店餐單做教材,教大家如何粵語點餐。

幾個有趣的筆記:
i如果點雙拼飯,有叉燒+另一款,可以簡稱「叉**飯」,例如:叉鵝飯(叉燒+燒鵝)、叉骨飯(叉燒+排骨)。重點是叉要在前千萬不可在後 (例如:雞叉飯……萬萬不可啊)

ii「燒肉」指的是皮燒烤至香脆的燒豬肉,這詞只會在燒臘類的餐單上出現,當它出現在碟頭飯 (類似燴飯的菜式,在白飯上蓋著煮好的各式菜) 的時候,它就必須改名稱為「火腩」,料理方式也會做改變。簡直像是沒臉再見江東父老那樣只好改頭換面。

iii廣式潮語有句「男人的浪漫,是豆腐火腩飯」,意指很man的男人必要條件之一,是愛吃豆腐火腩飯。

 

++歡迎加入我的新facebook fanpqge:Possibilities 種種可能 www.facebook.com/iesssss

 

Tagged , , ,

黃色橡皮鴨

很盡責的大鴨鴨

很盡責的大鴨鴨

最近全香港都在瘋這隻黃色的大橡皮鴨。

牠是由荷蘭藝術家Florentijn Hofman創作的巨型公共藝術,來香港的這隻身高達16.5米,目前正停在尖沙咀海港城前面的維港。之前看牠到過其他幾個城市,說老實的,對鴨鴨來說,海港城前這塊小角落絕對不是牠在香港最棒的落腳處,有點像是被養起來的寵物,只好乖乖的給大家看,一點也不自由。

這幾天鴨鴨漏氣了,垂頭喪氣的正在接受維修。大家說牠累了。說起來,香港真是一個容易讓人疲累的地方嗎?來這裡快兩個月,前幾天短暫休假回台灣,和朋友約十二點碰面,十一點五十分時我在捷運上傳了訊息給朋友,說快到了,朋友慌張地說他才正準備出門,以前我跟他約十二點,通常表示是約十二點半的意思,他沒想到我才過個水回來,整個人發條變緊了。

腳步快、人多、吵雜是典型的香港印象。前陣子有不少人寫文評論台灣的「過慢」與「缺乏競爭力」,人才外流在台灣雖是個需要檢討的議題,但等自己來到「過快」與「高度競爭力」的香港後,我看見在這看似自由之地生活的人們,所能擁有的選擇權是如此的少,街上的商店重複、超市的菜色重複、茶餐廳眼花繚亂的大小菜單,看仔細了只不過是幾種基本食材的重組。這個土地不停在流失的東西,有人惋惜有人回憶,卻無力改變。

不過無力改變不代表就要放棄試著去改變。最近認識一群在香港從事社會運動的年輕人,他們所做的,正是試著盡量讓這個地方保留住一些實質的多樣化,以後會找機會介紹他們。其實在台灣也熟悉不少這樣的身影,而我看著這群香港年輕人,特別有一種微小與單薄,就像站在尖沙咀iSquare那一張門票150港幣的IMX巨幅電影螢幕前面,影子都擋不了視線。

香港讓人累嗎?搭地鐵到金鐘站走不用三分鐘就可以爬山,或搭30分鐘巴士到西貢吹海風,幸好還好有這些因小而近之地、不放棄嘗試之人,成為每個人迷你到不能迷你的樓裡,一扇可以呼吸的窗。

Tagged , , ,

加拿大還是香港,請選擇

"Neptoon Records" (vancouver.ca)(via Mark Faviell Photos on flickr)

“Neptoon Records” (vancouver.ca)
(via Mark Faviell Photos on flickr)

第一次知道「打工度假」這件事,是在2004年紐約一間hostel。在滿是年輕氣味的交誼廳裡遇到同樣來自台灣的大男孩,他在暑假前往美國,一待兩個月,四處打工也四處玩。他很簡單,且看起來有我想要的自由。

其實旅行對當年twenty something 的我來說也很簡單。21歲起,每當想旅行時可以甘願切換成省吃儉用、密集存錢模式,唱片行的工作並非朝九晚五上班族,只需提早排班調假,錢準備夠了就隨時出發。除了有些存旅費的壓力,可以說沒什麼門檻存在。

28歲之後的四年,大部分的心力與時間全擺進工作裡,等回神才發現所有可以打工度假的機會早在30歲那年說再見了。原本覺得算了反正也沒差,直到有天閒聊中朋友說快把握最後機會吧!加拿大開放到35歲喔。突然被按開了一個開關,久遠以前紐約那個大男孩的臉也跑出來提醒我好像有件事還沒完成,我向來的優點是只要決定了手腳一點不馬虎,於是速速研究申請表格、時間與費用,甚至打工地點都鎖定了,是啊,能「重回唱片行工作」這幾個字光聽豈不興奮嗎?

那「要不要來香港工作?」這幾個字聽起來又如何呢?

前公司主管去年外派到香港開疆闢土,就在我沉醉一定要趕在35歲之前去一趟加拿大的美夢時,這問句幾乎是無時差的同步丟了過來。曾兩次旅行香港,雖然我喜歡城市生活,但到了密度極高的香港還是被打敗,應該是第三天就想回台灣了吧!還好後來搭船到周潤發發哥的故鄉南丫島,海與沙灘解救了我。還有那個沒配蔬菜的燒臘飯是有點過分吧,以及滿街像是闖關失敗無限循環的周大福周生生周大福周生生又是怎麼回事?

我站在33歲的邊界搖搖擺擺,若要說屬性,同樣都是海外工作不是嗎,但此時我怎麼猶豫了?猶豫是因為我明白這將是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路線,一個是左腦一個是右腦。

當機會來到你面前,加拿大還是香港,你選擇哪個?

Tagged , , ,

2013,我往哪裡去?

Image

一九五八.尖沙咀漢口道景星戲院(即今豐澤所在),來源www.facebook.com/ohkphoto

不曉得有多少人曾想過到海外工作或唸書、或生活?

大學時念的是法文,到了大二時便可選擇是否前往法國一年當交換生,當時對法文正處於提不太起勁的階段,另一方面出國需要準備一筆生活費,兩者相加後自然就沒想過這個選項了。但若說完全不想出去,倒也不盡然,只是希望出國這件事單純玩樂就好,不想揹著太多包袱與壓力(或債務),果然等休了學後,便順理成章以觀光客身分到法國,與正在交換生的同學相見歡。

自國小就認識的Pretender,應該是我人生中認識第一個出國唸書的朋友,畢業後繼續在荷蘭定居與工作,一待就是二十個年頭。踏入社會後,離開台灣往中國發展的更是大宗;接著也開始聽聞有人趕在三十歲門檻背起背包去澳洲、美國、日本打工度假;更別說近幾年面試職場新人時,交來的履歷動不動就是留英或留美,彷彿基本配備一樣。以上這些事,若對五年前的我是起不了影響,但對於年過三十又一直安逸生活在天龍國現在的我,開始起了一些威脅。

該怎麼說呢?每次看到大陸尋奇或日本鐵道中途下車這類節目,介紹到某個小村小莊,那與世無爭的街道,與可能終生沒步出大山大湖之外的人們,在讚嘆美景之餘並認可那是某種美好生活型態的想望,但換個角度對某些身處其中的人而言,那也可能是因為沒有選擇的選擇。

若在有選擇的狀況下,留下不走的理由又是什麼?

雖不是說非得出國幹嘛才是正途,但對「起了一些威脅」這件事進行自我分析後,釐出因為沒能在年輕時出國念書,焦慮徒有多年經驗但競爭力究竟是夠還是不夠,留下來是可以擁有一塊領地,也可以別想這麼多就一直留下來。但直到有一天自己問自己這樣真的好嗎?

於是選擇來了,即將是香港。
決定去與習慣對抗。決定對抗習慣的生活、環境、語言,食物與街道。
也包括每隔多久就想見上一面的人。

 

Tagged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