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Rubber Duck

黃色橡皮鴨

很盡責的大鴨鴨

很盡責的大鴨鴨

最近全香港都在瘋這隻黃色的大橡皮鴨。

牠是由荷蘭藝術家Florentijn Hofman創作的巨型公共藝術,來香港的這隻身高達16.5米,目前正停在尖沙咀海港城前面的維港。之前看牠到過其他幾個城市,說老實的,對鴨鴨來說,海港城前這塊小角落絕對不是牠在香港最棒的落腳處,有點像是被養起來的寵物,只好乖乖的給大家看,一點也不自由。

這幾天鴨鴨漏氣了,垂頭喪氣的正在接受維修。大家說牠累了。說起來,香港真是一個容易讓人疲累的地方嗎?來這裡快兩個月,前幾天短暫休假回台灣,和朋友約十二點碰面,十一點五十分時我在捷運上傳了訊息給朋友,說快到了,朋友慌張地說他才正準備出門,以前我跟他約十二點,通常表示是約十二點半的意思,他沒想到我才過個水回來,整個人發條變緊了。

腳步快、人多、吵雜是典型的香港印象。前陣子有不少人寫文評論台灣的「過慢」與「缺乏競爭力」,人才外流在台灣雖是個需要檢討的議題,但等自己來到「過快」與「高度競爭力」的香港後,我看見在這看似自由之地生活的人們,所能擁有的選擇權是如此的少,街上的商店重複、超市的菜色重複、茶餐廳眼花繚亂的大小菜單,看仔細了只不過是幾種基本食材的重組。這個土地不停在流失的東西,有人惋惜有人回憶,卻無力改變。

不過無力改變不代表就要放棄試著去改變。最近認識一群在香港從事社會運動的年輕人,他們所做的,正是試著盡量讓這個地方保留住一些實質的多樣化,以後會找機會介紹他們。其實在台灣也熟悉不少這樣的身影,而我看著這群香港年輕人,特別有一種微小與單薄,就像站在尖沙咀iSquare那一張門票150港幣的IMX巨幅電影螢幕前面,影子都擋不了視線。

香港讓人累嗎?搭地鐵到金鐘站走不用三分鐘就可以爬山,或搭30分鐘巴士到西貢吹海風,幸好還好有這些因小而近之地、不放棄嘗試之人,成為每個人迷你到不能迷你的樓裡,一扇可以呼吸的窗。

Advertisements
Tagged , , ,
%d bloggers like this: